美國大選:滾動民調以外
 

鍾庭耀
(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主任)
 

註: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意見,與所屬大學立場無關。

 

眾所周知,美國總統選舉取決於選舉人票。因此,無論民意調查的結果如何準確,充其量亦只能顯示總統候選人的普選得票率,而非選舉人票的數目。四年前,戈爾的全國得票就超過喬治布殊,但布殊卻憑較多的選舉人票勝出。歷史會否重演,很快會有答案。

 

筆者昨日介紹權威美國民調機構的滾動工作,焦點是普選得票率;筆者今天集中介紹選舉人票的調查和有關分析,和相關的統計誤差問題,希望有助本地的學者專家和政策研究主管,更加仔細分析美國的民調方法,以便日後能夠更加全面和客觀地評論本地的民調發展。

 

香港傳媒經常引用的選舉人票分析,一般來自佐格比和有線新聞網進行的調查,本文因此集中討論兩大機構的方法。先要說明,兩大機構其實同時都在進行全國性的民意調查,而由路透社發表的佐格比全國三天滾動調查,更加成為香港傳媒的焦點。筆者在昨天經已詳細討論有關調查,本文只會集中討論以選舉人票為主軸的州分調查。

 

佐格比認為,由於美國選舉人票的制度,今屆總統選舉的勝負,其實只是繫於10個關鍵州分的投票結果,佐格比稱之為「戰場州分」(battleground states)。因此,佐格比便不斷在這些關鍵州分進行滾動調查,以四天為滾動基礎,目標是在四天內滾存600名傾向投票人士,亦即每天訪問150人左右。調查以州內隨機抽樣電話訪問進行,抽樣誤差據稱是正負4.1個百分比。滾動調查的方法在美國內外都無甚爭議。

 

根據路透社最新發表的佐格比戰場州分滾動調查,克里在6個關鍵州分領先布殊,在其餘4個則處於落後位置。訪問日期皆為10月27至30日,發表日期為10月31日。須要注意,佐格比全國滾動調查的滾動日數為期三天,樣本為1,200個,但其州分滾動調查的滾動日數則加長至四天,樣本減少至600個。這是因地制宜的做法,與筆者進行的香港立法會選舉分層滾動方法同出一轍。

 

再看香港傳媒經常引用的有線新聞網絡綜合分析方法。選舉期間,有線新聞網絡每星期都會併合一個「選舉版圖」(CNN Electoral Map),而最新一次是在10月29日發表,顯示倘若當天舉行選舉,布殊可以奪取227張選舉人票,克里可奪得207張。八個關鍵州分中,布殊和克里分別在其中四個領先。有線新聞網絡解釋,選舉版圖是綜合各個州分的民意調查結果、專家意見、以及各州過去的投票記錄和政黨選舉工程等,而作出的宏觀分析。有線新聞網絡更加強調這些分析可能未必符合選舉結果。

 

與佐格比一樣,有線新聞網絡根據過往的投票記錄和今屆的選情,劃出15個關鍵州分,並稱之為「攤牌州分」(showdown states),然後在每個關鍵州分進行調查。有關調查一般在四日內完成訪問1,300名登記選民,當中包括1,100傾向投票選民。最新一輪的州分調查,是在10月27至30日進行,11月1日發表,抽樣誤差據稱是正負3個百分比。調查顯示,10個關鍵州分中只有2個能夠根據民調判別勝負,布殊和克里各佔一個。

 

有線新聞網絡除了提供選舉版圖和州分調查數據外,還重點使用一種稱為「調查的調查」(poll of polls)的分析。方法是集合各大機構的全國調查結果,按日計算簡單的平均數字,以顯示選情走勢。以11月1日的公佈為例,綜合分析顯示布殊的支持度為48%,而克里的支持度則是46%。數字乃根據6個調查機構在10月31日發表的調查數字平均得出,當中包括了有線新聞網絡本身、霍士、紐約時報等機構發表的調查。

 

有線新聞網絡解釋,「調查的調查」能夠涵蓋更多樣本、更加穩定和更加宏觀。不過,無論如何嚴格篩選「成份調查」,綜合數字始終不能解決不同調查在抽樣、滾動和調整方法上的差異,只能視作一種參考。

 

不過,就15個關鍵州分的調查而言,有線新聞網絡就提供了非常有系統的參考資料。在「調查的調查」的網頁中,讀者可以輕易選擇任何一個關鍵州分,審視各項民意調查的結果。筆者瀏覽了有關網頁,發現不少州分調查的樣本都是控制在600人左右,抽樣誤差聲明是正負4個百分比。比較小型的調查,樣本會下調至400個,抽樣誤差正負5個百分比。

 

這就帶出筆者希望討論的最後一個問題,是關於抽樣誤差的問題。筆者在9月中發表了一篇「滾動調查小常識」的文章,指出當樣本是600人的時候,正負4個百分比的抽樣誤差會出現於接近50比50的數據,亦即現時美國總統選舉的格局。但在香港的立法會選舉,當某君的支持度是5%的時候,樣本300個的分區調查,抽樣誤差也不過是正負2.5個百分比。同樣道理,當某君的支持度是15%的時候,抽樣誤差就會是正負4個百分比。再回顧筆者在立法會選舉期間進行的滾動調查,由於每個選區的票源相當分散,個別參選名單支持度的抽樣誤差亦基本上控制在正負4個百分比之下。就算在選舉的最後階段,筆者根據當時最新的選區數據,把數字分成五、四及三日滾動數字發表,較小選區的抽樣誤差也是在正負3、4、4個百分比之下。

 

美國的評論界沒有就正負4個百分比大做文章,是因為他們比較了解民意調查的價值,和抽樣調查的概念。如果中國人民真正想超英趕美,如果香港要真正要超越紐約和倫敦,成為中國的曼克頓,怕且我們也要好好學習民意調查的理論和方法,避免無謂的政治攻擊。



本網站內一切內容與香港大學立場無關。民意專欄內的文章及民意平台內的言論及法律責任由作者自負,其餘內容則由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鍾庭耀博士負責。網站所載資料,包括問卷提問方式及各份研究報告,除非特別註明,知識產權皆由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擁有後,透過本網站向外全面開放。各界人士使用有關資料時,敬請註明出處。

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版權所有。 本網站由[email protected] 製作。最後更新 :  30/12/2011